高洪波:不后悔执教国足被骂正常 中甲难度更大

高洪波如今在中甲蛰伏

高洪波如今在中甲蛰伏 高洪波如今在中甲蛰伏

  文章来源:成都商报

  2018“熊猫杯”国际青年足球锦标赛正在成都开战,而高洪波、黎兵、贾秀全、李明等“大咖”也在成都参加足协举办的教练员培训班,这些“大咖”中,名气最大的无疑是曾经两次担任国足主帅的高洪波。

  [人工智能预测足彩成赚钱利器!][超牛专家连中足彩头奖!]

  在佩兰下课后,高洪波重新执掌中国男足教鞭,此后在世预赛中乌之战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,高洪波主动辞去国足主帅的职务,在休息了一段时间后,在2017年4月24日,中甲北京北控俱乐部官方宣布,主帅亚森离任,高洪波成为球队新任主教练。

  离开国足主帅后,对于第二次执教国足,他后悔吗?他对自己执教国足的经历有着怎样的评价?对于未来,他如何打算?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了高洪波,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。

  执教中甲比国家队还难

  “差不多每3年,都会找时间到国外去学一学,这也养成了一个习惯。”

  成都商报:过去17年的教练员生涯,你甜酸苦辣都经历过,相比带国足的经历,执教中甲球队是不是轻松了很多?

  高洪波:其实执教越低级别球队的难度更大。中国职业化才20多年,我们的职业化程度还不够完善,水平越高、越有钱的俱乐部和世界接轨的程度就越高,低级别联赛资金保障有困难的球队还在向前推进职业化,所以执教中甲比执教国家队、中超的难度要大得多,因为里边有很多客观因素,导致一些中甲俱乐部达不到高水平。

  成都商报:北控是你执教的第七支职业俱乐部,你之前执教的是中超球队,如今执教中甲球队,会不会有落差?

  高洪波:我首先完成了教练员的所有心愿,职业球员转换到教练工作将近19年了,我始终在外省市,到处跑,现在回到家乡执教,感谢北控给我这个平台,我也会努力工作。

  成都商报:基本上每次结束一个教练周期,你都会选择到国外深造,在你辞职国足主帅后,去了哪些地方?有什么收获?

  高洪波:从1999年我开始执教以来,差不多每3年,都会找时间到国外去学一学,这也养成了一个习惯。因为工作2、3年后会积累一些问题,到国外是带着问题去交流、学习,看看有没有改进的方案。2008年结束亚泰的教练工作后,我就去德国和荷兰学习了两个多月;2011年结束国家队教练工作后,也去了英国和意大利;2015年接手国家队之前,去了西班牙、英国、德国。因为我比较喜欢德国、荷兰这种足球风格,每到国外见识一次就会发现,这些国家足球发展的速度和理念更新很快。我们现在接触到一些先进的东西,但我们在如何落地、如何结合中国国情吸收消化上,还有很大差距。

  成为国足主帅是一名教练的最高追求

  “只要做教练员工作,几乎每周都会得到一次评价,被骂是正常现象。”

  成都商报:对于第二次执教国足,你后悔过吗?

  高洪波:为什么要后悔?作为一个中国人,能成为国家队主教练是作为一名教练的最高追求或者说是责任。当然无论谁在这个位置,肯定会经受一些质疑甚至谩骂,但如果在俱乐部当主教练,一样的会面临这种问题,只要做教练员工作,几乎每周都会得到一次评价,被骂也是一个正常现象。

  成都商报:你被称为“救火队员”,将来如果国家队需要你,你还会第三次执教国足吗?

  高洪波:现在国家队不存在“救火”,国足主帅是国家层面战略发展的一个考虑,在教练员的使用上,一是考虑能力,看谁适合。另外就是有明确指向,比如亚洲杯或世界杯,看哪些人更适合完成这个任务。

  建议俱乐部不招募外援前锋

  “如果联赛核心位置都被外援占据,中国球员承担重大比赛压力时能力会下降。”

  成都商报:作为曾经中国足坛最具灵气的锋线杀手之一,你怎么看待如今国足的锋线问题?

  高洪波:之前我在国家队的位置上就强烈呼吁俱乐部不要招募外援,国家队核心位置的中国球员在俱乐部没有锻炼机会,到国家队后比赛表现肯定就不稳定。但反过来,俱乐部是为了现实利益,为了市场操作,肯定需要引进高水平外援创造成绩,来打造足球市场。不可否认高水平的外援前锋对防守队员的提高有帮助,但足球是个整体,不能总防守,还得得分,如果不得分,总有百密一疏的时候,或者最多打个0比0。足球是整体发展,需要一个总体的设想。其实在国家队这个平台上,我不希望外援出现在联赛,如果全部是中国球员,这样锻炼价值更大。

  成都商报:能否点评一下武磊,媒体和球迷对他的关注度很高,质疑声也不少。

  高洪波:从宏观上来讲,1994年开始职业化,现在已经24年,应该看到1994年到2004年这10年间,中国球员还有大批在欧洲五大联赛出现。2004年到现在为止,中国球员没在五大联赛出现。从另外角度来讲,我们的青训体系出现了很大的问题,没有培养出世界顶尖球员或者亚洲一流球员或者说中国明星球员,这是我们青训的问题。不光是某个人的问题,是整体问题。我们联赛的核心位置都被外援占据,我们的球员是在外援带领之下发挥出他的特点和优势,如果完全让我们的球员承担重大比赛压力的时候,可能他们承担责任的能力或多或少就会下降。

  成都商报:你很注重培养年轻球员,中超赛场上最火的U23球员是黄紫昌,他受到国足的越级“提拔”,你怎么看?

  高洪波:国家队这层面,包括在一些好的俱乐部层面,必须得有内部挖潜或年轻球员的培养,让他们开阔视野,在发展道路上有更多机会,这也对中国足球长远发展有好处。祝愿他能慢慢取代郜林、武磊这些前场老队员,他毕竟年轻,也是前场进攻型的球员,2022年世界杯,不可能指望郜林还在冲锋陷阵了。

  教练的目标决定热身的对手

  “足球是团队运动,不是靠一两个球员、教练决定比赛胜负,是靠团队协作。”

  成都商报:现在国家队的热身赛对手又成为亚洲球队,这对球队提高有帮助吗?

  高洪波:我在国家队执教时,那时国际足联很多比赛,包括亚洲杯、世界杯预选赛还不一定放在国际足联的比赛日,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在国际足联比赛日去打高水平的热身赛。而最近这几年,亚足联也发生了一些改变,亚洲杯也好,世界杯预选赛也好,都放在国际足联比赛日,这给未来的国家队热身赛在选择上越来越难,选择高水平对手也越来越难。在热身赛对手选择上,有的教练喜欢打强队,检验球队进攻、防守、技战术上还存在什么问题。有的教练喜欢打弱队,是希望获得胜利给予球队自信心,教练追求的目标不同,可能设定的目标也不同。

  成都商报:目前中超外教居多,中甲也是这样,你怎么看这个现象?

  高洪波:这要从两方面来看,从市场宣传角度来讲,可能引进大牌外籍教练的报道在国际上影响力更大,对足球在市场上推广更有帮助。从另外的角度来讲,毕竟足球是团队运动,不是靠一两个球员、教练决定比赛胜负,是靠团队协作,甚至是赛场外的后勤保障等体系。我们在足球发展认识上要做更多了解,作为一个中国教练,我觉得如果没有优秀教练员团队和优秀运动员培养体系,中国想成为亚洲一流或世界强队是不可能的。

  成都商报:在这届教练员培训班有什么感悟?

  高洪波:足协搞熊猫杯首先给中国青少年包括教练员建立了一个平台,从中可以了解世界足球高水平国家的青训体系、青少年队风格、国家队风格。毕竟国内的教练员想出国去了解、去学习还受到很多制约,这一点我觉得成都足协为中国足球发展做了件好事。成都商报记者 欧鹏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goodaleco.com